网课装监控:监督学生未必能提高教学质量

网课装监控:监督学生未必能提高教学质量据红星新闻报道,近来,辽宁抚顺市某高中开端要求学生购买特定品牌特定类型的监控摄像头,而且对网课的电脑设备进行了规则。随后校园发布声明,表明对上网设备不做任何要求。但仍有多位

网课装监控:监督学生未必能提高教学质量
据红星新闻报道,近来,辽宁抚顺市某高中开端要求学生购买特定品牌特定类型的监控摄像头,而且对网课的电脑设备进行了规则。随后校园发布声明,表明对上网设备不做任何要求。但仍有多位学生表明教师敦促购买,乃至被教师要求写“自愿购买监控并请求教师监管”等请求书。4月24日,当地教育局回应称,没有要求校园装置监控,正在和校园联络进行处理。  从涉事校园给学生家长的公开信来看,装置监控是出于监督学生学习、进步网课质量的初衷。即使真的是这样,也不能掩盖该做法的瑕疵。  要求学生居家学习时,从上午7点到晚上10点半都开着摄像头,连午睡都要在监控下趴在桌子上进行,不免有走漏隐私的危险。  而除了会让学生堕入“楚门的国际”,这种“硬核监控”更暴露出有些教育者变形的教育理念——要将学生置于全程监控之下,这很简单让人想起福柯说的“全景敞视主义”。人不是机器,全部行为都暴露在监控下,并不代表就能进步学生的上课质量。  网课期间,不乏有校园照搬班级教育的做法,要求一切学生每天都严厉依照原先的“作息时间表”上网“打卡”,关于这种形式主义的做法,教育部再三明确要求不得强行要求学生每天上网“打卡”,但部分校园依然故我。  相比之下,涉事高中要求学生上网课有必要装置监控,连学生趴在桌子上午睡都要实时监控,不然就要扣除德育量化分,更是肆无忌惮。  涉事校园要求上网课有必要装置监控一事,暴露出某些人在教育理念上存在的误差,这里边是否有违规操作与权利寻租空间,明显也需求进一步查清。教育要的是科学跟人文兼备,而不能动辄对学生采纳监控思想,抑或是借机在他们身上“薅羊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